锹土立桩,15分钟,在上海化工区奉贤分区的银工路旁,占地200亩的申能奉贤热电工程项目就这样低调奠基了。按照规划,在这一项目2017年下半年建成启用之时,位于10公里外奉贤星火开发区内的星火热电厂将正式关闭。一开一关之间,新老项目将自然完成腾挪更新。

  依靠市区两级政府远瞻,以及中央地方企业合力,这一项目将成为奉贤区域经济产业结构调整“一石三鸟”的典型案例,可复制可推广,专家评价“这将是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一次非常有意义的创新探索”。

  在奉贤区委*周平看来,奉贤要成为上海先进制造业支撑体系的重要承载区,就必须结合中央提出的结构性改革要求,打造中小企业科技创新活力区,加快经济转型升级,促进产业协调发展。区长庄木弟也在不同场合反复强调“三增三减”的可持续发展思路——“减量增效”腾空间资源,“减人增智”聚优秀人才,“减排增绿”得绿水青山。

  而奉贤的谋篇布局也早已跳出一个区域的概念,而是放在整个上海甚至整个长三角的大背景下来考虑。奉贤恰恰处于未来杭州湾北岸发展的核心区域,而星火开发区正好作为生产性服务业的创新示范区,纳入杭州湾北岸产业带的总体规划之中。

  “一石三鸟”的“棋局”就这样徐徐展开了,包括大刀阔斧的“斩首”,包括着眼未来的“留白”。

  申能奉贤热电工程项目,是奉贤区、申能集团、上海化工区、大唐集团四方合作的重点项目,投资总额超过50亿元。而位于星火开发区内的星火热电厂,建成已有20多年历史,是申能集团旗下*一的热电联产企业,但眼下已到了不得不考虑“退役”的时候。现在的企业,未来的企业,这两家企业本没啥关系。但奉贤把它们“联想”在了一起。

  要关的星火热电厂是家燃煤电厂,在当下高度重视环保的今天,高能耗是其显而易见的遗憾。2014年,企业能耗总量在8500多吨标煤,万元产值能耗高达0.4397吨标煤。

  环保改造行不行?“它的环保处理设施,满足不了如今的环保要求。即使再上马新的设施和技术,其烟气排放也很难完全达标。”申能股份总经理徐国宝坦言,根据市里要求,集团决定关停这家老的热电厂。

  节能降耗同样是奉贤产业结构调整的重点。区经委主任徐建龙告诉记者,作为上海市郊县中制造业承载区,奉贤节能降耗压力不小,其中,星火开发区的能耗总量要占到全区一半左右。对星火热电厂实施关停,符合市区两级的调整目标。

  事实上,为实现节能降耗的目标任务,奉贤这几年一直大刀阔斧实施“斩首行动”。“十二五”期间,全区累计关停搬迁落后产能企业和劣势企业350家,单位增加值能耗较“十一五”末累计下降23%。目前,全区能耗消费总量已远低于市政府定下的控制目标。

  问题是,星火热电厂关停之后,原来供热的用户怎么办?于是,星火热电厂与奉贤热电工程项目的“联想故事”就这么开始了。

  据星火开发区联合发展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李永杰介绍,星火热电厂总装机容量只有2.4万千瓦,以供热为主,但却是星火开发区的主要供热源,区内供热用户有40家左右。新的热电工程项目离星火热电厂大约10公里。这样的选址,考虑了对星火热电厂用户的全覆盖,背后更有着“土地节约集约利用”的谋篇。

  徐建龙透露,*初有两个关于热电项目的方案:一是将星火开发区内的星火热电厂改造升级;二是大唐集团申请在上海化工区新建一座热电项目,需要用地200余亩,主要为上海化工区及奉贤海湾地区企业供热。

  一直在琢磨结构调整、产业升级、节能减排的奉贤,考虑把两个方案“合二为一”。奉贤区有关负责人表示,新项目选址的标准之一,就是供热半径可以覆盖到原星火热电厂的用户。于是就有了本文开头的那次奠基。

  新项目占地200余亩,供热半径10公里。启用后,不仅星火热电厂可以关闭,位于奉贤海湾的环保更落后、规模也更小的楚华热电厂也将“完成历史使命”,其供热用户纳入新项目的供应范围。

  新老项目“联想”之后,所用土地资源没有增加,技术能级和服务效率却大幅提升。新的申能热电项目不再以煤为燃料,而是引进了两台42万千瓦等级的燃气机组,其中一台还是我国首台自主知识产权的燃气机组。相比星火热电厂的2.4万千瓦装机总容量,新项目的供能增加了30多倍。

  这一切,是奉贤追求“绿色发展”的又一生动注解,契合着中央所确定的“十三五”发展新理念。

  对于星火开发区来说,老的热电厂关闭后,它所在的那片土地,将上演“产业转型升级”的故事。

  徐国宝说,在星火开发区的支持下,他们将把星火热电厂附近100多亩“边角料”拿下,连同星火热电厂关闭后原有200亩左右土地,进行整体开发。

  未来具体规划还没有,但徐国宝还是描述了大致设想:搞一个产业园区,主要发展能源配套服务业,包括与能源相关的研发、经营、交易等项目,基本属于“四新经济”范畴,“一定会符合整个星火开发区的转型方向”。

  而星火开发区的整体转型升级,正是奉贤区当下考虑的重点之一。作为上海首批国家级工业开发区,占地7.4平方公里的星火开发区已有32年发展历史,目前有实体企业130多家,但*大部分都是“三高一低”(高能耗、高污染、高风险、低产出)企业,其中重化工产值占比高达68%。多年来,开发区一直谋求转型,但由于种种原因,成效并不明显。

  2014年7月,星火开发区正式由奉贤区实行属地化管理。股权明晰、主体明确之后,星火开发区转型开始加速。市发展和改革研究院牵头,为开发区做产业定位的深度研究。今年2月,开发区产业功能定位规划基本明确。

  未来将打造“2+2+x”重点产业体系,其中*一个“2”是做高新材料、生物医药两大主导产业,第二个“2”是实行生产性服务业、都市型制造业“两轮驱动”,“x”则是鼓励各类“四新经济”项目进入园区。在徐建龙看来,星火热电厂关闭后,申能集团在300亩土地上将打造的能源配套服务业,就属于“x”范畴。

  一边全力谋转型,一边抓紧做“减法”。之前,开发区早就严控一般项目导入,严控重化工业总量,全力缩减低效产能。与此同时,通过关停并转收回了近800亩土地。

  脱胎换骨的转型升级,前提是要有“转身”的空间。星火热电厂关停及新热电项目上马所演绎的“一石三鸟”故事,正是星火开发区乃至奉贤全区结构调整的缩影。

  但,就像“一石三鸟”的深层意义一样,奉贤的调结构决非简单的关和匆忙的引,暂时的“留白”也是一种睿智。

  星火开发区中有一家原本年销售超过18亿元的企业,主要生产塑料薄膜,但2013年开始出现亏损,到2014年3月正式倒闭。企业本想悄悄把厂房卖掉拿现钞,“换”进一家效益略好的同类企业。但奉贤区坚决不同意,认为新项目虽然看起来不错,但并不符合星火开发区“2+2+x”的规划定位。

  “当方向不明时,停止就是进步。”奉贤区领导常说的这句话,已经成为全区调结构、谋转型的基本思路。(记者 郑红 黄勇娣)